中国电子商务法律网
热 点 > 观点与报告 > 

观点与报告

阿拉木斯:来自治理侧的中国互联网发展动力

作者:阿拉木斯 | 来源:网络法实务圈 | 发布时间:2018-08-19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网规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理事
互联网新经济、电子商务等,由于具有技术驱动、商业模式颠覆式创新的基因,又建立在数据和虚拟环境基础上,使得其往往具有与其他产业明显不同的特质,这些特质也一定会反映到治理层面,需要有真正适应其发展需求的治理创新。
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10月9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六次集体学习时强调:“随着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发展,社会治理模式正在从单向管理转向双向互动,从线下转向线上线下融合,从单纯的政府监管向更加注重社会协同治理转变。我们要深刻认识互联网在国家管理和社会治理中的作用”。
对我国互联网发展近二十年的观察告诉我们,从门户网站、网络广告、搜索引擎、网络购物到网络游戏、网络音乐、网络视频、社交网络和O2O,互联网新经济中任何一个领域的发展一定离不开好的政策环境,而这种好的政策环境的构成只有两点:要么是轻度规制(或者说的直白些,就是不管),要么是良性的治理创新!当然,做好后者是很难的。
BAT的成功很重要的就在于将实质性监管推在了十年之后,而网约车、共享单车悲催之处恐怕就在于来自各方面的监管几乎是与生俱来。其实互联网企业成功秘笈的第一条一定是趁没有被政府和公众察觉时狂吃疯涨、跑马圈地,可惜很少有人告诉我们。所以评估互联网企业的政策风险时一定要将其分为五大类,其风险由小到大:
第一类是在一片新领域发展,几乎没动其他人的奶酪,所有会比较安全,网络游戏就是典型。
第二类是虽然动了其他人的奶酪,但这个群体相对弱势,或者比较散乱,难以形成统一的声音,比较典型是传统的零售业。
第三类可能和第二类差不多,被侵占的领域也不是很强势,但是涉及到了敏感的公共利益,当然这里的涉及是有好处也有坏处的,但被放大的往往是不利的那一面,于是政策风险就开始变大,典型的是共享单车。
第四类不仅涉及到了公共利益,被侵占的群体还相当强势,最要命的是这个群体背后还有一个强悍的主管部门,谁能笑到最后,可就不好说了。典型的就是网约车领域。
第五类就是不仅涉及到公共利益、被侵占的是群体强势、这个群体后面站着一个强势主管部门,要命的是这个强势群体大多还是国有企业。我们都知道,一个行业的大型国企和主管部门之间,本来在官员流动上就是很频繁的。这方面的典型,我们不妨考虑下互联网金融行业。
这样算下来,其中的逻辑其实已经很清楚了,互联网企业如果管不好自己的生态圈,尤其是会涉及公共利益的行业,就等着管理部门强力介入吧。而管理部门基本都是老司机,套路大同小异:不是要资质(包括卖方的资质、平台的资质,还有工具的资质,如汽车等),就是要求实名、控制数量,还有就是要求各方承担连带责任,这些措施都会在事前事中事后形成大大小小、看见看不见的门槛,一步步压缩新经济创新发展和生存的空间。
其实,互联网新兴业态要想发展,首先需要解决的就是主管部门的问题,这也是理顺治理环境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就像今天的共享单车一样,虽然于公共利益颇为有利且利大于弊,但除了产业自己,谁为这个产业说话呢?没有。而国外政府却似乎懂得使用这样的手段,会为了一个新兴的产业设置一个新的部门,首先在政府主管部门设置上实现创新。
也就是说,被管理往往等于被管死,那如何实现真正的治理创新,切实要求管理部门做到一碗水端平,并且大胆探索、勇于创新呢?
我们发现,创新来自压力,如果没有足够的压力,是不可能出现创新动力的。这也就是可以解释为什么互联网企业在地方政府的庇护下往往可以发展壮大,因为地方政府的治理创新动力远大于行业管理部门,这个动力就来自GDP的压力,GDP是硬任务、硬指标。在GDP 增长面前,治理创新没有最给力,只有更给力,而且来不得半点花架子。反之,对于国家管理机关和行业管理部门由于并没有类似GDP的压力,所以治理创新的动力是远远不足的,为数不多的创新不过是工作报告中的点缀,而且是无法用实施效果的数据验证的。
在这方面,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周黎安教授认为:“纵向的行政发包体制和横向的官员晋升竞争,构成了中国独具特色的政府治理模式。这里面有这么一种内在关系:纵向行政发包和横向晋升竞争有很密切的互补关系。一方面,发包制赋予了地方政府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和决策权,同时也赋予了地方政府相当大的资源控制权,简单概括就是:既有行政空间,又有资源;另一方面,晋升竞争,加上包干式的预算外财政,使地方政府得到了非常强的激励(晋升竞争激励+财税激励)。这些元素结合到一起,相互作用,促使地方政府利用资源和行政空间最大限度地推动地方经济发展。”

 扫一扫,关注最新法律资讯,了解更多消费预警。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中国电子商务法律网合作伙伴——“网上交易保障中心”官方微信(也可微信搜索:V_315online或网上交易保障中心)
 

\

 

--------------------------------------------------------

上一篇:电子商务法四读——我们读什么?(一)

下一篇:界定电商平台责任关键在厘清平台本质

网上交易保障中心 权亚律师事务所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网规研究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知识产权声明 | 咨询验证

本网站协办单位和独家合作律师事务所:权亚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0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德法智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86-10-65518450  传真:86-10-65518451

京ICP证060008号 京ICP备1104121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7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