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子商务法律网
热 点 > 观点与报告 > 

观点与报告

当前电子商务法的使命:追随变化,联接现在和未来

作者:向海龙 | 来源:chinaeclaw.com | 发布时间:2014-10-13



 当前电子商务法的使命:追随变化,联接现在和未来

向海龙[1]

 

【前言】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部法律也是如此。当前电子商务法的使命:追随变化,联接现在和未来。

 

201488日,本人参加全国人大《电子商务立法》课题之“电子商务监管体制研究中期课题研讨会”。会议期间,就电子商务立法监管问题,分享了个人观点,现整理公布,供交流探讨。

 

一、电子商务与社会信息化

电子商务是信息技术在商业层面的反映,但现在我们认定电子商务,要朝着更广义的角度来理解。我的理解是社会信息化。为什么做这样的理解?因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已经无所谓电子商务和传统商务之分,所有的商务都会运用到电子化、信息化的方式来实现,而与此同时,这种电子化、信息化应用不仅仅局限于商务领域,其渗透度不断提高,到生产、生活、行政、公共服务等各个层面,这就是社会的信息化。

科学技术、社会经济和法律制度,是一个递进影响和作用的关系。通常是先进科学技术(如信息技术)先作用于社会经济,带来经济增长方式的改变,进而作用于全社会,当这种变化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制度不得不去应变。所以是技术发展在先,经济变化在后,管理制度跟进。法律制度的滞后性就在这里,它与技术和社会经济之间,有个时间上的迟延,这是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

从电子商务到社会信息化,是个渐进的过程,但两者之间界限并不分明,而我们所处的现在,正是电子商务发展到一定程度推动社会深度信息化的阶段。

这里我们可能会思考,为什么信息技术最先作用于商务领域,我个人认为是商业、市场本身的创新、冒险、高效和灵活、开放所导致的,相比较社会管理和行政而言,商业领域对新技术有先天的敏感性,这些带头尝试、推广、深化新技术运用的商人所具有的企业家精神促进了电子商务的优先发展。尤其是在我国这样一个计划经济、行政管制基础甚厚的环境下,电子商务可以说是抓住了机遇就“撒丫子”猛跑的行业,前十年如此爆发式增长,既有技术的、市场的也有制度的原因。

 

二、电商立法不能忽略社会信息化趋势

虽然是电子商务的立法,但是我们不能忽略社会信息化这个趋势。立法有周期性、程序性,我们的电子商务法律现在还在制定中,真正出台还需要数年。这数年间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有谁知道?这个时代变化太快,信息技术与社会经济、公众需求一旦磨合好了、融洽起来、协同起来,创造力是无穷的,我们很难预测到3年以后的社会状态,尤其是细节层面的,我们可以判断的是趋势,是宏观的,我想那就是电子商务深度发展后的社会信息化。所以电子商务立法纵然是针对电子商务而言的,但是这可能并不是目标,而只是实现目标的一个过程,那么目标是什么?个人认为,目标是——信息环境下的社会治理。它不仅包括电子商务,还包括社会管理,公共服务等全方面。

当然,我并不主张将电子商务法制定成信息社会治理法,那样我们制定不出有用的东西。我们能做的,就是在制定法律的时候,注意到社会信息化这个趋势,并尽量减少立法过程中对法律规定、法律适用、应对变化的——局限性。为什么在制定这个法律的过程中特别强调这一点,是因为《电子商务法》所处的时代、地位和要发生的作用,所包含的内容已经完全不同于我们前期已经制定的其它与电子商务、社会信息化相关的法律,这些包括安全、促进产业发展、电子签名等,这里重点只提到全国人大层面的法律,而没有提到各部门的规章和地方性法规等。正是因为这是第一部综合性围绕电子商务主题而制定的法律,所以它的定位、取舍、判断和决策意义,大于其内容和条款本身。所以,如果让我举例来说,我觉得至少在电子商务定义上就应该采取广义而非狭义的定义,因为狭义的界定将电子商务仅限于互联网络上的交易,而如果站在经济和社会信息化的角度来看,还有更多的交易并不是直接产生于互联网上,但交易中却充分借助了互联网和电子化手段,而今后随着电子与传统、线上与线下的融合,更多的商务将是属于这种非网上产生但却通过互联网和电子化方式实现的,它们不应该被排除在电子商务之外。

 

三、电子商务监管与社会信息化治理

在电子商务法制定过程中,我强调社会信息化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电子商务监管这个问题。如果立法只谈市场、交易、主体、客体和内容、权利及义务,那么会单纯很多。但是作为法律,自然会涉及监管(我更愿意叫治理)这一方面,那么自然问题就复杂很多:谁来监管,管什么,怎么管?如果仅仅局限于电子商务这个圈,我们会发现,与监管有关的这几个问题基本无法回答,因为每个认认真真作出的答案,都将突破电子商务这个圈,而涉及到电子政务、管理机构变革等,并最终归结到——社会治理信息化这个层面。

比如由什么部门来监管电子商务这个问题,其答案可能是:所有涉及电子商务交易主体、客体和内容、方式的管理机构,那基本上会涵盖我国目前行政机构的绝大多数部门,这样的回答究竟有没有意义?实际上,可能应该是综合监管,这就需要用信息化的理念来处理。

再比如怎么管的问题,其答案如果是先设置市场准入,再进行行为跟踪,结合行政处罚来实现,那这样的答案又有何意义?当准入成为阻碍创新和发展的门槛,信息环境下海量的行为用传统的手段根本无法跟踪上,而跨境、跨地域、跨行业、跨部门造成行政处罚执行都很难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正确的答案可能是——借助软件系统平台进行动态化管理。但是,这又是信息化的方式和工具。

正如上述,我们发现,无论如何,我们都绕不开信息化治理这个途径。这或许能够反过来说明,电子商务和社会信息化之间是一种包含与被包含的关系,当然,二者并不是直接的关联,从社会结构和关系上来说,电子商务上一层是社会经济信息化,再上一层就是社会信息化,相对应的,电子商务监管的上位概念是社会经济管理信息化,最上位是社会治理的信息化。

 

四、当前电子商务法的使命】

如果客观一些来看现在所处的社会经济和制度、技术环境,我们会发现:其一,尽管电子商务已经如火如荼,但实际上还只是初见成效,我们所看到、感受到的还只是冰山一角,因为在地域上,我们还有广阔的三四线城市、乡镇及农村距离电子商务甚远,这些最基层同时也是最庞大、广阔的市场,还没有开拓出来,相比较我们当前电商主要集中于特大城市及诸多二线主流城市而言,市场的空间还很大;在产业上,我们会发现,各个领域的生产、制造、销售、服务的电子化、信息化程度还很低,许多领域甚至都还没有实质性开展,这也是产业变化的潜力。其二,不得不提的就是,我们的公共管理机构,这个社会中最大的主体,它不仅远远落后于那些敏感、活跃、冒险的电子商务企业,而且也落后于市场中的其它一些企业(包括国有企业)、社会组织和个人,某种程度上说,我们行政管理与服务的信息化提升空间是最大的,但从历史和现状来看,它们的进步也是最不容易的,我们注意到,它们在改变、进步着,虽然很艰难、纠结,但进步的空间很大,是显而易见的。其三,在技术领域,尽管我们近些年已经明显感受到科技给人类带来的福祉,社会生活中的技术含量增速远高于前些年,但实际上,阻碍创新、阻碍新技术应用和发展的力量还有许多,其中有一些是必要的,有一些则属于完全不必要的,所以技术的发展和应用空间也同样很大。

基于以上,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我们正处在社会文明的过渡阶段,即从工业文明向信息文明过渡,对应的社会经济、管理、制度都在跟着起变化。所以这时候我们的电子商务立法实际上仅限于而且应该起到过渡性的作用,我们的产业、社会包括立法者自身,也不必要寄希望于一步到位。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部法律也是如此。当前电子商务法的使命,就是追随变化,联接现在和未来。

 



[1] 向海龙,湖北诚昌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委员。


--------------------------------------------------------

上一篇:律师随笔|法治文明“窜”至何处?

下一篇:当前商业秘密侵权案件法律解决方案分析

网上交易保障中心 权亚律师事务所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网规研究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知识产权声明 | 咨询验证

本网站协办单位和独家合作律师事务所:权亚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0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德法智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86-10-65518450  传真:86-10-65518451

京ICP证060008号 京ICP备1104121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772号     

设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