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子商务法律网
热 点 > 观点与报告 > 

观点与报告

社会变革与企业家精神

作者:向海龙 | 来源:chinaeclaw.com | 发布时间:2014-10-13



 观点|社会变革与企业家精神

 

如果以此文标题作为题目,由一位专业的人士从经济和社会等角度进行分析,以此创作成几本大部头的专著可能都不是问题。而我的专业和职业局限,只允许我对这个话题做一些业余的探讨,而且,我要表达的核心意思是:任何成就,财富或者地位、声誉等,都来之不易,它们都源自于孜孜不倦的努力,包括精神、心理和行为上的。我将之总体理解为企业家精神,并立足于我们身处的变革时代呼唤这种企业家精神。

 

一、正视变革时期的各种问题

我出生时的80年代,在我们这个国度的历史上,尽管不起眼,但却意义重大。比如,历史上内外交困、灾难深重的日子都远去了,阶级斗争、积贫积弱也过去了,这个年代,就如同歌曲里所唱的,是——“走近新时代”的开端。我们有很多80后的同龄人在抱怨,也有很多非80后的人在围观和点评80后们,实际这都正常,但并不应该。冯仑说,每一代人有每代人的使命。80后开始的孩子们承担的是社会变革的使命,包括90后、00后等,都是同一个阶段的人群。应该说,80开始的各种“后”们应该暂停抱怨,庆幸一番:能赶在一个变革的时代,尽管完全有可能成为改革的试验品、牺牲品甚至炮灰,但这个使命来之不易。要知道,那些死去的前人们,可是眼巴巴地盼望着这个时代来临,却没有等到。当然,等不到的原因很多。

所以我们要用全局观来看待当前的处境和问题,就不显得那么狭隘和迷茫。变革意味着打破原有的,创造最新的,这期间,可能旧的已经被打破,但新的还没建起来,过渡阶段惴惴不安是很正常的事儿,就跟介于成熟和不成熟之间的青春期一样,躁动和不安才正常,没有这个过程哪能成熟。

 

二、社会变革中的科技、经济与制度

我们谈到变革,首先要提到的是社会经济层面的,因为这也是最近30多年变化最大、给人感受最深的一方面。政治、法治都在进步着,但没有社会经济来的快,来的直接,所以我关注法治进步的同时,也特别关注社会经济,尤其是社会资本的东西,尤其是民营经济。

科学技术、社会经济、管理制度,这三者之间是一种递进作用的关系,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基本就是这个关系的政治经济哲学体现。新的技术总是先作用于社会经济,然后通过社会经济、结构变化,推动社会法律制度的变化。

细观我们的改革开放30多年,我发现,在这30多年年的前半段时间,是制度和社会起主导作用。制度层面主要是开放商业,促进民营发展;而社会层面的原因,就是市场需求。很显然,这一阶段,制度成为最直接制约社会变革的因素。在前面的抗战、内战、阶级斗争的数十年里,大家鼓足干劲却饥肠咕噜,物质极度匮乏,货币不如票证管用,生产、经营和消费都是计划出来的,而不是基于需求呈现出来的,在这样的年月里,市场和社会的需求自主性的开放,无疑是对人性本能的尊重和释放。所以改革开放的前面部分,表现出管理者尊重市场规律、尊重人性的一面,这无疑是我们所处的时代的进步。

那么改革开放30年的后半段,我个人认为,是科技在起主要作用,这个阶段可以从2000年前后开始起算,信息技术是核心推动力。

最近的5-10年以来,我一直在学习和研究信息技术、信息经济,以及信息技术对社会管理和法律制度的影响。但是,不得不说的是,我渐渐发现,越是关注的多、钻研的深,却越是发现我们的认知落后于信息技术的发展和应用。原来我们以为电子商务是个新事物,现在来看,其实早已不是了,甚至可以说无所谓电子商务和传统商务之分,因为——所有商务都在信息化、电子化;包括社会整体也是,无所谓线上和线下之分,它们都只是社会现实的存在方式和彼此的映射而已。信息产品有1.02.0……N.0的迭代,我们的认知其实很缺乏这种迭代性,这就是认知局限。

或许许多人在思考,为什么我们能够从一个经济发展水平中等甚至落后的国家,在总量上一跃成为世界头号大国,而且这个变化是在短短的30年之间发生的,其实原因还是在于:对规律和对人的尊重。这里要提的就是企业家精神。

在公元2000年以后的这10多年来,我们其实每隔不到3-5年,就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一次社会经济实质性的进步,比如2000年左右的通讯工具,和2004年左右的相比,再和2008年的以及今日的相比,回过头我们会发现,3年前的产品就俨然成为古董了,更不用说10年以前的,与此相似的还有社会整体的消费需求、生活质量变化。

每一次全球或国内经济出现转型,我们都会听到一个耳熟能详、倍感情切的词——“拉动内需”。实际上,内需不是靠政府的文件拉动的,是公众自发的,是个人自主权利和行动导致的,所以政府其实拉不动,也停不下,除非强制制动,就比如房地产,但是“急刹车”的危险性谁都知道。我们看到电子商务的发展,已经火爆的不得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光棍节就产生几百亿的交易,这就是公众自身的需求,男女老少都守在电脑前买自己心仪的物美价廉的东西,这是从事信息经济的企业家们在尊重人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如果没有马云、刘强东他们,能有这样的结果吗?

我们再看信息经济的发展。现在移动智能终端普及以后,连基本老百姓都知道马云、丁磊等互联网明星了,但是即便是在电视机普及的时候,却很少有人知道长虹的管理人是谁,中央电视台的负责人又是谁,信息科技拉近了距离,改变了人们的信息获取方式。这还只是一方面,我们再看信息经济创造的社会财富,它成就了多少的大企业、大富豪,而这些企业、富豪的发展基本上与国资、政府没有多少关系,甚至说是游离于监管和政策之外的。其实,我们近10多年的信息经济是在外资的推动下、应社会需求和社会变革的大势而出现的。这些企业家无不具有这些精神特质:敢冒险,但绝不投机;重视市场变化,但绝不盲从;崇尚自由化,但并不反对行政监管;关注企业利益,但更关注社会整体大环境;经营理想化,但更积极务实。总而言之,这类新型企业家比以往更中庸、更理性、更有大局观,也更务实。

这是我们要重点关注的企业家精神。

 

三、社会变革过程中的企业家精神

当然,企业家精神所包含的实质远不止这些,比如冒险、勤奋、隐忍、坚持等。我们要看到,那些先富的人们,无论是赶上好时机的还是借助信息技术和国际资本的,他们都比普通人付出的脑力、心力和资本要多许多。即便是在诸如建筑、加工等传统实业领域,我们依然很难找到那种悠闲、自在的企业家,了解他们的人可能会认同这样一种描述:起的比鸡还早,睡的比狗还晚,还得在政府领导身前装孙子,同时得在员工面前表现领导的风范。民营经济是在夹缝中生存的,这种生存方式要求他们必须具备中庸、务实的一面。所以,回到本文开头我要表达的意思,那就是:任何成就,财富或者地位、声誉等,都来之不易,它们都源自于孜孜不倦的努力,包括精神、心理和行为上的。这是最基础的企业家精神。

    即便我们深切地感受到这种社会的变化,但是我要说,真正的变革还在未来,而不是现在,如果你把现在当做目标,那就跟航行中的哥伦布错把美洲当印度一样。实际上我们这一次的变革之旅会比较长一些,因为这一次的变革是人类社会整体周期性的变革,是工业文明向信息文明的变革,而我们的国度只是正好赶上了这个节奏,所以对许多人,尤其是尚且年轻的8090后们,这是一个令人心动的伟大时代,而变革将持续较长的一段时期。技术作用于经济,再影响到社会制度,期间定然会有迂回与困难,所以在这个时代里,我们最需要的依然是企业家精神。这种精神不因社会角色分工差异而不同,因为它是变革时期、开拓创新时期所必须的品质。

 

本文作者:向海龙,湖北诚昌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委员。


--------------------------------------------------------

上一篇:阿拉木斯:我看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和法制

下一篇:信息环境下的社会契约

网上交易保障中心 权亚律师事务所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网规研究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知识产权声明 | 咨询验证

本网站协办单位和独家合作律师事务所:权亚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0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德法智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86-10-65518450  传真:86-10-65518451

京ICP证060008号 京ICP备1104121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772号     

设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