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子商务法律网
热 点 > 应用研究 > 

应用研究

严格市场准入,平台责任增加

作者:向海龙 | 来源:www.chinaeclaw.com | 发布时间:2013-09-09



 
文化部、商务部2009年6月下发了《关于加强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这是我国网络游戏发展至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专门针对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的政策性规定。新规高调出台,各大媒体、虚拟货币发行商、虚拟货币交易服务提供者、各大游戏玩家及理论界高度关注。新规第一次在政策中对游戏虚拟货币进行了定义,并主要从虚拟货币的发行和虚拟货币的交易服务两方面加强了对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的管理,规范了市场行为也保护了各市场主体的合法权益,得到了较为广泛的认可和支持。但在笔者看来,新规在对虚拟货币交易管理方面设定了严格的市场准入制度,为交易服务提供者设定了较高的责任,对交易主体资格及行为设定了相应的限制,此将会给虚拟货币交易带来一些不利影响。
 
严格市场准入的设定可能导致限制市场自由竞争
依据《通知》规定,从事 “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业务的,依据《国务院对确需保留的行政审批项目设定行政许可的决定》(国务院第412号令)和《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管理。凡提供该项服务的企业,须符合设立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的有关条件,向企业所在地省级文化行政部门提出申请,省级文化行政部门初审后报文化部审批;从事“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业务须符合商务主管部门关于电子商务(平台)服务的有关规定;此类企业在提出申请时,除依法提交的材料外,须在业务发展报告中提交服务(平台)模式、用户购买方式(含现金、银行卡、网上支付等购买方式)、用户权益保障措施、用户账号与实名银行账户绑定情况、技术安全保障措施等内容。据此,从事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的须经过行政审批程序,并具备完善的交易服务配套制度。市场准入制度的规定,行政许可程序的设定,大大提高了市场经营主体进入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的门槛,这种限制进入的行为在加强对市场的管理规范的背后也会带来限制该类市场竞争的效果,如果不当的限制进入和长期的限制竞争,势必会对整个网络游戏产业的发展带来不利的影响。
此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市场准入制度并不是孤立存在的,其背后是整个电子商务交易主体市场准入制度。在现今有关电子商务交易主体市场准入制度本身尚未确定的情况下,将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作为一种特例而设定严格的行政许可,无异于将虚拟货币交易过早地视为一个电子商务中的另类而实施区别对待。电子商务市场准入制度更应该先产生一个普遍性、一般性的制度,这样对电子商务交易的监管也才是全面有效的,否则严格的特别立法当前,难以避免其局限性。
 
交易平台责任增加无益于虚拟货币交易及整个产业发展
新规对交易平台的义务设定主要包括对交易主体及交易行为的审核监管义务,此外还包括其他的辅助义务。
依据《通知》规定,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企业在提供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相关交易服务时,须规定出售方用户使用有效身份证件进行实名注册,并要求其绑定与实名注册信息一致的境内银行帐户;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企业要建立违法交易责任追究制度和技术措施,严格甄别交易信息的真伪,禁止违法交易;在明知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为非法获取或接到举报并核实的,应及时删除虚假交易信息和终止提供交易服务。据此,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负有对平台上的交易主体的真实性、交易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审核和监管的义务,目的是为了保护交易人的合法权益,这需要制度在交易人的保护与交易平台的责任之间平衡。首先,赋予交易平台对交易主体(仅指出售方)真实性的审核,即要求卖方实名注册并绑定银行帐户,但网络具有虚拟性,实名注册本身的可操作性是值得探究的,而交易平台的审核更多的也只能是形式上的,从这一点上来讲,对虚拟货币交易与其他产品交易的保护并无本质的差异,实名注册从规定到现实实行中间是有较大的折扣的;其次,对交易行为的监管上,交易信息的真伪之甄别,是否应赋予交易平台来承担是值得商榷的,从到目前为止有关交易平台上出现假冒产品的诉讼案件结果来看,判决交易平台对卖家的售假承担责任的案例并不多,交易平台的监管责任范围在实体货物的交易中尚属不明,更毋庸说虚拟货币的交易了。而且交易平台仅仅监管交易信息的真伪,并不能解决违法交易存在的问题,因为违法交易往往并不是从交易信息的表面就能够有效甄别的。从这一点来讲,交易平台对卖家的行为监管也是有限的,否则,过于严苛的责任,无异于施强压于交易平台,不仅有失法律的公平,而且影响产业的发展。
此外,交易平台还有相应的辅助义务。依据《通知》规定,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企业必须保留用户间的相关交易记录和账务记录,保留期自交易行为发生之日起不少于180天;网络游戏虚拟货币发行和交易服务企业应积极配合管理部门,采取技术手段打击“盗号”、“私服”、“外挂”等;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企业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交易服务。从而赋予交易平台辅助性义务,包括保存交易记录,采取技术手段打击“私服”、“外挂”等,并要求交易平台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交易服务。但前述义务虽有利于规范虚拟货币的交易行为,但存在如下问题:首先,规定交易平台负有采取技术手段打击“盗号”、“私服”、“外挂”等的义务,而此处所提的“盗号”、私服”、“外挂”等的判定并不是由交易平台做出的,而是由国家相关机关通过法定程序予以认定的;同时,打击“私服”、“外挂”等违法行为是国家法定机关依据法行使其管理权力的行为。故该条规定中所列义务,实际上交易平台不应也不能实际履行。其次,《通知》规定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企业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交易服务,但交易平台如何判定交易方(主要是买方,因为前面规定了卖方的实名身份注册,但未对买方做任何要求)是否成年,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该条规定的合理性也是存在疑问的。而至于限制未成年人进行虚拟货币交易本身的不足,笔者将在下文做相应的探讨。
 
对未成年人的交易设限,既限制当事人法定权利,又阻碍虚拟货币交易发展
《通知》从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出发,从而要求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企业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交易服务。但该条规定自身又存在立法动机与立法效果上的矛盾:
首先,从交易当事人自身来讲,该条规定旨在保护未成年人的利益,却也在限制未成年人的权利,即未成年人不得进行虚拟货币交易行为。依照我国《民法通则》等相关法律的规定及民法学基本原理,未成年人是指未满18岁的人,在未满18虽之前其完全可能作为一个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存在,也可能作为限制行为能力人存在,还有可能作为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存在。对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和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完全有权从事与其行为能力相应的民事行为。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的网上交易行为只是普通的民事行为中的一种,无论是从目前的理论还是实践都无法释明其与其他网上交易行为有任何特殊之处。因而在当前,《通知》作为较低层次的法律效力的法律文件剥夺《民法通则》等高层次法律效力的法律赋予的当事人的法定权利,其本身的合法性是存在疑问的。
其次,从网络游戏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方面来讲,由于《通知》仅仅要求交易者中的卖方实行实名注册,而未地买方做任何规定和限制,互联网络具有虚拟性,要求交易平台判断交易者的真实年龄实际不可能,不具可行性,而类似这样规定只能为社会大众在理论上“观望”,而在实践中“遗忘”。
而事实上,在虚拟货币的交易者中较大一部分是未成年的网络游戏爱好者,立法的目既要保证整体公平又要保障社会效益,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之重点在于规范虚拟货币交易制度本身,引导未成年人正确交易,提高自我保护意识,而不是舍本逐末,限制当事人的合法权利,又限制虚拟货币交易产业的发展。因而,该条规定在立法的动机上是好的,但是立法的效果并不一会理想。

--------------------------------------------------------

上一篇:淘宝开放店铺过户对推动虚拟物财产权制度建设的探索意义

下一篇:发挥知识的力量:中小企业知识产权管理与资本化应用思路

网上交易保障中心 权亚律师事务所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网规研究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知识产权声明 | 咨询验证

本网站协办单位和独家合作律师事务所:权亚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0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德法智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86-10-65518450  传真:86-10-65518451  邮件:deofar#vip.sina.com

京ICP证060008号 京ICP备1104121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772号     

设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