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子商务法律网
热 点 > 应用研究 > 

应用研究

我国劳动争议仲裁与诉讼制度的缺陷与完善

作者:向海龙 | 来源:www.chinaeclaw.com | 发布时间:2013-09-09



 
一、劳动争议仲裁前置的不合理存在
劳动仲裁是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根据劳动争议当事人一方或双方的申请,依法就争议的事实和当事人应当承担的责任作出裁决的活动。我国对劳动争议的仲裁属国家仲裁,即由国家授权的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行使国家仲裁权,对劳动争议当事人之间的争议依法进行的仲裁,它体现的是国家的意志。《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组织规则》规定:“仲裁委员会是国家授以,依法独立处理劳动争议案件的专门机构”,从其组成来看,贯彻了“三方代表”的组织原则,即劳动行政主管部门的代表、工会的代表、综合经济管理部门的代表。其上有独立的法律地位,是兼有行政性和司法性的特别机关,具有行政性和司法性双重属性。
劳动争议仲裁前置存在了许多年,而其存在本身并无明确的法律依据,是源于对1995年《劳动法》的误解。《劳动法》第79条规定:“劳动争议发生后,当事人可以向本单位劳动争议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调解不成,当事人一方要求仲裁的,可以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当事人一方也可以直接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对仲裁裁决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于是理论界有人将上述规定归纳为处理劳动争议案件的“仲裁前置”原则,即劳动争议发生后,当事人应申请劳动争议仲裁机构先行处理。对仲裁裁决不服的,才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一些地方高级人民法院据此规定,未经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的劳动争议案件,法院不予受理。这样,便在事实上确立了仲裁前置原则。 也就是我们现今所谓的“一调一裁两审”制。
而事实上从上述法律规定来看,劳动法第79条运用的是选择性用语“可以”,它是授权性规定,而非强制性规定,在此处并未使用“应当”、“必须”等强制性用语。“一方当事人可以直接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不等于“一方当事人必须或应当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由此可见,该条条款对当事人是否选用“仲裁”方式解决争议是授权予当事人自由选择。从《劳动法》第79条的规定不难看出,协商、调解、仲裁三种方式都是当事人可以自由选择的方式,并没有规定当事人必须采用先行仲裁的方式。而目前司法实践中普遍采用先裁后审方式,究其根源,不外乎对《劳动法》第79条的误解。 
劳动争议仲裁前置缺乏法律依据,而我国劳动争议仲裁与诉讼制度的缺陷之存在,很大部分都是因为仲裁前置程序的存在导致的,这与我国劳动争议仲裁制度本身的行政性、司法性相关。
二、劳动争议仲裁与诉讼制度的缺陷
(一)仲裁前置既违背仲裁的意思自治原则又限制当事人诉权
如前文所述,仲裁前置程序的存在并无法律依据,但仲裁前置在实际中一直被默认为合法存在并长期适用,即便在现今也仍然继续适用着。然而仲裁灵魂就是双方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从各国的仲裁立法史来看,多是采取当事人自愿将争议提交仲裁机构仲裁的原则。比如,美国仲裁法适用于劳资争执,既使是集体合同进行强制仲裁也是以在合同中有作为争议解决最后程序的仲裁条款为前提,在德国,国家不能通过建立和实行某种强制性仲裁制度或对劳资冲突进行强制调解。从“仲裁”概念的本意看,也是由争议双方当事人自愿将他们之间争议提交第三人(或机构)作出公正的裁决。我国《合同法》及《仲裁法》对经济争议、民事争议都是采用当事人自愿提交仲裁原则。劳动争议的强制仲裁原则除缺乏法律依据外,在法理上也是缺乏依据的,其在司法实践中采用显然不合时宜。我国目前的劳动争议仲裁属强制性仲裁,而国际上大多数国家仅在一些特定领域或涉及公共利益的情况下才实施强制性仲裁,一般情况下,仲裁都是自愿的。 

仲裁前置程序的不合理存在,导致的另一个后果就是限制当事人的诉权。诉权是民事主体的基本权利,不受非法限制和剥夺的。然依据仲裁前置程序设置的理论基础,当事人必须先申请劳动仲裁,在对仲裁不服的才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虽然2007年12月29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通过并于2008年5月1日起实施的《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收到仲裁申请之日起五日内,认为符合受理条件的,应当受理,并通知申请人;认为不符合受理条件的,应当书面通知申请人不予受理,并说明理由。对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不予受理或者逾期未作出决定的,申请人可以就该劳动争议事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但这依然意味着当事人向法院起诉的前提是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不予受理或逾期未作决定;而从2001年4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以当事人申请仲裁的事项不属于劳动争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书面裁决、决定或者通知,当事人不服,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分别情况予以处理:(一)属于劳动争议案件的,应当受理;(二)虽不属于劳动争议案件,但属于人民法院主管的其他案件,应当依法受理”,从该解释来看,当事人在满足了仲裁前置的前提条件后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法院所做的事情是:(1)审核其是不是劳动争议案件;(2)不管是不是劳动争议案件,只要属于法院管辖的都应当受理,那么法院在受理的时候所作的前述第(1)件事情的意义和法律依据究竟是什么,是值得考虑的。法院受理案件依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在案件受理时只对当事人起诉时所提供的案件材料做程序性审查而并不涉及实体审查,案件的性质究竟是不是属于劳动争议完全属于案件的实质内容,最高院的司法解释在此将实体审查提前到与程序审查一起,实际违背了《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而此种违法审查的行为对诉讼当事人来讲,无非延长了诉讼救济的时间,增加了救济成本,无疑也是对当事人诉权的一种限制和损害。正如有学者所言,由于仲裁前置的规定,劳动争议仲裁的受案范围决定了劳动诉讼的受案范围,劳动争议案件在受理上成为一种例外,迫使人民法院在立案时不得不对劳动争议与一般民事争议采用双重标准,增加了审核程序,司法程序的独立性受到了仲裁前置的影响。在笔者看来,法院对于当事人的起诉依据相关司法程序独立审查办理,只要复合人民法院受案范围的都应该受理,至于案件属于什么性质,适用什么法律,完全可以在实体审理程序中解决。当然,出现前述问题的原因是我国缺乏独立的劳动争议诉讼制度。
(二)仲裁时效与诉讼时效混同,限制当事人权益救济
我国劳动争议与诉讼制度里存在将仲裁时效与诉讼时效混同对待的缺陷,这极大地限制了当事人的权益救济。我过劳动争议仲裁的时效制度较之以前得到很大程度的改进,2008年5月1日起实施的《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并规定了时效起算、中断、中止的情形,有利于劳动者更好地维护自己的权益。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根据《劳动法》第八十二条之规定,以当事人的仲裁申请超过六十日期限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书面裁决、决定或者通知,当事人不服,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对确已超过仲裁申请期限,又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正当理由的,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虽然规定的仲裁申请期限仍是当时的60日,但从后面所表述的“对确已超过仲裁申请期限,又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正当理由的,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出现了仲裁时效和诉讼时效的混合,当事人超过仲裁时效却丧失了诉讼中的胜诉权。
从法理上讲,仲裁申请权和诉权是不同的概念,相应地仲裁时效和诉讼时效是两个不同的法律制度,均不具备相互的排斥性和替代性。诉权的取得和实现不以仲裁申请权的行使为前提,诉权的灭失也不以仲裁申请权的的灭失为依据。同样,仲裁时效的效力只适用于仲裁,并不能影响法院依民事诉讼程序来审理劳动争议案件,我国民法通则规定的诉讼时效为两年, 对只超过为期1年的仲裁时效而未超过为期两年的诉讼时效的劳动争议案件(民事案件),法院当然可以行使司法管辖权 。上述将仲裁时效与诉讼时效混合对待,既无法律依据,更不利于保护劳动者的权益;出现了当事人仲裁救济无效,诉权反受限制,司法程序反受制于仲裁程序的尴尬现状。
(三)仲裁效率的丧失与当事人权益救济复杂化
我国设立劳动争议仲裁的目的在于充分利用劳动仲裁的方便快捷,达到尽快解决纠纷,又分担法院案件数量的效果。但现今劳动争议仲裁的效力
弱势,仲裁不具终局性,造成仲裁机关工作上的被动,“一裁二审”制度实际弱化了劳动争议仲裁的效力,仲裁成了名副其实的准裁判机构 ,而诉讼程序的跟进有使得当事人权益救济的程序格外复杂化。仲裁的效率是以仲裁的终局效力为前提的,仲裁前置程序的设置实际形同虚设,仲裁的效率无法得到彰显;而当事人寻求权益救济要经历调解、仲裁、诉讼在内的全部救济手段,使得权益救济程序极度复杂化。
法律之所以将劳动争议仲裁作为劳动争议诉讼的前置程序,本意就是为了发挥劳动争议仲裁方式灵活、快捷的优势,使大量的劳动争议通过仲裁得到及时解决,同时也减轻法院的工作负但。但按照“仲裁前置”原则,仲裁要服从审判,在处理劳动争议的整个过程中,仲裁反而处于调解、仲裁、诉讼程序之中间环节的弱势地位,劳动争议仲裁裁决一次不能终局使劳动仲裁完全背离了仲裁的概念极其属性特征,也就是说第三人对争议事项所做的公断为公而不断,然后又把争议交给法院,由法院最终来断。这种劳动争议处理体制上固有的弊端不仅丧失了仲裁快捷的特征,反而会导致仲裁机构不负责任只为履行程序,一裁了事的做法,甚至导致裁决错的继续错、反复错,这样极不利于劳动仲裁机构积极主动性的发挥。据《中国劳动保障报》载:2003年底,全国各级劳动争议仲裁机构立案处理的劳动争议达22.6万件,比2002年上涨22.8%,是1987年恢复劳动仲裁工作时的40倍。另一方面,全国的劳动仲裁机构都在进一步缩小,现在全国仅有专职仲裁员0.7万人,比1997年减少了22%。全国仲裁机构和仲裁员的缩减,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劳动争议仲裁实际上的弱势地位。
仲裁前置”程序在客观上造成了一套体制繁杂、处理期限冗长的劳动争议处理程序,违背了程序正义原则。 程序正义的核心不仅是要实现实质结果公正、实现形式公正、必须充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利,而且还要体现出效率最大化和效益最优化。仲裁程序前置在客观上造成了一套体制繁杂、处理期限冗长的劳动争议处理程序。按照现有劳动争议处理制度,劳动仲裁之前有协商和单位调解,对仲裁裁决不服,还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对一审判决不服,仍可向上级法院上诉,这种顺序式单轨制的处理程序,用尽了所有的争议解决手段。而且设置机构多,程序之间存在着相互衔接关系,案件从一个机构转移到另一个机构,尤其是仲裁阶段不能跨越,致使处理周期长,重复劳动多,纠纷得不到及时解决,费时两到三年是常有的事,这绝不符合劳动争议处理要体现及时处理原则。某以案例显示:从2000年3月起到2005年5月止历经双方协商、调解、仲裁、一审、二审、省高院申诉再终审,时间竟达五年零两个月,而人民法院终审结果与仲裁裁决结果完全一致,劳动者一方当事人没能达到自己所想得到的要求,在徒增诉讼成本外,反而长期因 “诉”累而重病,单位也不堪重负,由此可见“仲裁前置”带来的结果显然与程序正义要求相去甚远。
我国现行的“一调一裁两审”体制,劳动争议案件经过基层调解、仲裁和诉讼中的一审、二审的全过程,时间过长,不利于案件及时了结,往往造成案件久拖不决,增加了当事人解决争议的成本。特别是在仲裁期间,由于人民法院为无法介入,而仲裁机构又没有查封、冻结资产等民事强制措施的权力,致使劳动争议的一方当事人有充裕的时间从容隐匿、转移财产,仲裁裁决书成了无法执行的一纸空文,不利于保护劳动者权益和维护安定。把仲裁作为诉讼前的必经程序,排除了劳动争议当事人对案件处理的自由选择;而仲裁与诉讼这两种救济方式在救济规范的安排上并无实质差别,允许劳动争议的当事人选择了一种救济规范时保留对另一种救济方式的选择权,必将导致资源利用的无效。 
虽然新的《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条规定:“下列劳动争议,除本法另有规定的外,仲裁裁决为终局裁决,裁决书自作出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一)追索劳动报酬、工伤医疗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不超过当地月最低工资标准十二个月金额的争议;(二)因执行国家的劳动标准在工作时间、休息休假、社会保险等方面发生的争议。” 第四十八条规定:“ 劳动者对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仲裁裁决不服的,可以自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这两条规定 赋予了对两类劳动争议的仲裁裁决的终局效力,并保留了劳动者对这两类争议裁决的诉讼救济权,但一方面劳动争议本身很难将其割裂为单独的某类争议,往往是多重争议错综复杂地交织着,除了劳动者之外的用人单位完全有可能通过证明争议不仅仅属于四十七条所列举的两类而继续提起诉讼,那么四十七条所赋予仲裁裁决的终局效力又化为乌有,原有的一裁两审制度依旧继续;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独立的劳动争议诉讼制度缺乏,当事人无自由选择仲裁或诉讼的权利,是导致当事人(尤其是劳动者)权益救济最主要的原因。可以说,《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对我国劳动争议仲裁制度做了较大程度的完善,但也仅限于在原有制度的基础上的修缮,并未触及我国劳动争议仲裁与诉讼制度的根本。

如上所述,我国劳动争议仲裁与诉讼制度,由于本身并无法律依据的仲裁前置程序的存在,而实践结果导致了仲裁前置形同虚设,如同准司法程序而存在,仲裁效力虚弱;而即便如此,我国的劳动争议诉讼作为对劳动争议仲裁的监督程序和当事人的司法救济程序,反而受制于本来就“莫须有”的仲裁前置程序的相关规定,无独立的受案权利,无端限制当事人的诉权,并将仲裁时效与诉讼时效混同对待,无端剥夺当事人的胜诉权,如此,司法救济自身也显得虚弱。在如此仲裁与诉讼“双重虚弱”的情形下,很难想象劳动争议得以有效解决,劳动者的权益如何得到有效的保障和救济。而导致这一切的根源就在于“莫须有”的仲裁前置程序的存在和劳动争议诉讼制度的缺失。
三、我国劳动争议仲裁与诉讼制度的完善
(一)劳动争议裁审分离制度的确立
劳动争议仲裁前置的存在是导致导致上述缺陷和问题存在的原因之一,取消适用本身名不正言不顺的仲裁前置是完善我国劳动争议仲裁与诉讼制度的重要方面。

仲裁前置本身并无法律依据,只要通过较低层次的部门政府规章或者文件,或者司法解释,对取消适用劳动争议仲裁前置加以明确,即可达到效果。

裁审分离,包含着以下几层含义:
一是当事人选择仲裁意思自治。这是仲裁制度的灵魂,没有当事人的合意,就无所谓仲裁。当然,由于劳动争议双方地位的特殊性,一般政府都更侧重于保护劳动者的利益,故在仲裁合意的设定方面,完全可以参照仲裁相关制度做出有利于劳动者的规定,比如劳动者单方申请仲裁而对方未明确提出异议并做实体应诉答辩的则视为同意选择劳动仲裁。
二是仲裁效力终局的设定。仲裁效力终局是仲裁作为一种纠纷解决机制而独立存在的前提,也是仲裁本身高效便捷的价值得以体现的前提,故须使得劳动争议仲裁的效力强势。当事人选择仲裁就视为认可仲裁裁决的效力,而当事人也可以依据《仲裁法》、司法解释等通过向法院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来否定仲裁裁决的效力,这也是司法程序对仲裁程序的监督之体现。
三是当事人选择仲裁和诉讼权利自由。裁审分离,就意味着仲裁和司法程序是两个相互独立的程序,当事人有权自由选择其一。当然此处还必须以独立的劳动争议诉讼制度的存在为前提,以下将做相关论述。
(二)劳动争议诉讼制度的建立
在劳动争议裁审分离的前提下,完善我国劳动争议仲裁与诉讼制度的关键就是建立独立的劳动争议诉讼制度。中国现行劳动诉讼制度存在的主要缺陷是欠缺应有的独立性,具体表现为诉讼程序启动欠缺独立性,裁判机构欠缺独立性,诉讼程序欠缺独立性。独立性缺失的恶果是劳动仲裁与诉讼受案范围不清;劳动争议当事人诉讼选择受限;劳动纠纷处理时间过长;劳动诉讼忽视调解的重要作用。中国劳动诉讼改革的制度取向应是构建相对独立的劳动诉讼制度。其基本制度内涵是“裁审分离”,劳动诉讼独立于仲裁;在普通法院内部设立劳动审判庭 。
由于我国目前相关法律规定受理劳动争议案件的属于法院的民事审判庭,但由于劳动争议案件具有其特殊性,无论在现有的理论上还是在实际司法实践中 都已经倾向于在法院内部设立劳动争议审判庭,专门审理劳动争议诉讼案件。
 
 
参考文献:
1. 张利锋:《对劳动争议案件仲裁前置原则的反思和重构》,中国劳动咨询网   http://www.51Labour.com/
2. 徐智华:《劳动争议仲裁制度的缺陷与完善》,《法学评论》(双月刊)2003年第6期
3. 韩晓洁:《我国劳动争议仲裁制度现状分析》,《北京市工会干部学院学报》2007年9月第3期第22卷
4. 罗燕,陈葵:《我国劳动争议处理的制度创新问题》,《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年第3期
5. 冯彦君,董文军:《中国应确立相对独立的劳动诉讼制度———以实现劳动司法的公正和效率为目标》,《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7年9月第5期第47卷
 

--------------------------------------------------------

上一篇:我国电子商务网站经营中普遍存在的十大缺陷简析

下一篇:债权人在不真正连带责任诉讼中的诉讼权利之保障

网上交易保障中心 权亚律师事务所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网规研究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知识产权声明 | 咨询验证

本网站协办单位和独家合作律师事务所:权亚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0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德法智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86-10-65518450  传真:86-10-65518451

京ICP证060008号 京ICP备1104121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772号     

设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