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子商务法律网
热 点 > 应用研究 > 

应用研究

电子商务中个人自主权利的实现与社会诚信的发展

作者:向海龙 | 来源:www.chinaeclaw.com | 发布时间:2013-09-09




 一、概述
社会诚信是社会道德的重要部分,以一定的社会经济和制度环境为基础。从经济和制度角度,特权社会与主权社会经济模式和制度环境存在差异的基本原因在于特权社会个人的主体资格平等和行为自由未能实现,人权和产权无法得到法律制度的有效保障,个人的地位不平等、机会不均等、权利义务不对等,而其深层次原因就是个人自主权利未得到实现,而这也是影响社会诚信发展的重要原因。旧有的社会道德标准无视个人自主权利,道德标准是由特权阶级和统治者制定的上层建筑的规范,其内容将个人人格道德和经济道德割裂,从而导致道德标准的内容空泛、适应性较差,因而社会诚信无法在社会经济实践中广泛应用和发展。
个人自主权利的实现是完善社会诚信标准、推动社会诚信发展的重要保证。个人在社会经济活动中主要从主体资格和行为两个维度,基于人权和产权法律制度的保障,实现主体地位平等、机会均等、权利义务对等三种诉求,并通过社会制度和道德双重约束,处理社会经济生活中的互利、投资回报和权利义务三种关系,形成新的社会诚信标准,即基于个人自主权利的实现而自发形成的兼具人格和经济双重属性的普适性社会道德标准。其中人格诚信是经济诚信的保障,经济诚信是人格诚信在经济活动中的体现。
随着信息经济尤其是电子商务的发展,一方面对社会诚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促使其不断完善;另一方面由信息经济形成的信息文明改变了传统的社会经济条件,为社会诚信的发展创造了新的条件和机遇。在电子商务交易过程中,个人的资格平等和行为自由得到了体现,每一个人的地位更加平等、机会更加均等、权利义务更加对等,人权和产权(包括无形财产)得到了保障,个人的交易行为同时得到了信息时代的制度规则——“网规”和道德的双重约束,在此条件下形成的电子商务诚信评价机制将个人的人格诚信和经济诚信有效统一,并为信息经济时代新的社会诚信体系的确立提供了经验。个人自主、经济自由、社会诚信的价值在信息社会新商业文明所倡导的“开放、透明、分享、责任”之内涵中得到了全方位的体现。电子商务的发展和新商业文明的出现将为社会诚信的发展带来新的机遇。
二、社会诚信发展的社会经济条件
诚信是社会道德的基本内容,但为何在人类社会几千年的文明进程中,社会诚信这一基本道德却根基浅薄?借用茅于轼先生的理解,正如以自主交换为基础的市场经济之所以在人类社会出现的如此之晚的原因一样,因为社会关系中缺少自由平等,人权和产权得不到保护,个人自主权利无法实现。而社会诚信的发展与自由交换商品经济的发展程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探讨社会诚信问题之前,先需要理解自由交换经济相关的问题。
经济学探讨得出交换产生社会财富,因为在交换的过程中同样的物实现了物尽其用。人类社会早期的商品经济中用斧子交换羊就是这个道理。但仅仅有交换并不能提高社会效益,而只有在社会资源达到最优分配时,社会效益才能最大化。人类社会并不缺乏商品经济,真正缺乏的是自由的市场经济;或者说市场交换一直存在,但基于社会经济人自主选择的平等互利交换却很晚才出现。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最大的、最核心的差别在于:(1)微观上,交换双方是否平等自由,个人的自主权利是否得到充分实现;(2)宏观上,社会资源和利益的分配规则是主体所处社会关系中内生的还是由统治阶级制定(外生)的。
如果交换是自由平等的,它必定同时有利于双方。既然双方都有利,说明有财富的创造。如果没有财富创造,就像赌博那样,一方得利另一方必定受损,损益之和为零。这就是零和游戏。交换不是零和游戏,它是由财富创造的。这一结论的前提是双方都是追求利益的,而且交换是平等自由的,前者就是古典经济学中经济人的假定。
什么是平等?平等就是没有特权。平等是自由的基础,不自由是因为有特权的人妨碍了你的自由。当大家都没有特权的时候,自由就自然到来了。所以自由不是为所欲为,这样就会妨碍别人的自由。自由恰恰是约束自己,不妨碍别人的自由。当每个人都生活在没有人干涉你的自由的时候,每个人得到了最大的自由。认识平等和自由的关键点在于不仅仅从自己的立场看问题,同时也从别人的立场,从全社会的立场看问题(见图1)。(前文关于交换及平等、自由的理论,由茅于轼先生在王国乡所著《自主权利的道德界限——从经济学视角求解伦理学难题》序中指出,本文中直接引用。)
 
自由平等的社会是主权社会,与之相反的就是特权社会。在特权社会,由于等级差异的存在,人与人之间的地位不平等、机会不均等、权利义务不对等,人身依附关系突出,所以无所谓人权;个人财产保护相关的产权保护法律制度缺位。这种情形下的交换并不是基于个人自主选择和市场自身的需求,而是基于政策制度的统一分配,即为计划经济。在这种条件下,社会资源和利益的分配主要依据政府制定的一系列分配制度,如货币制度、产权制度等。这些分配制度虽然存在并在社会资源及利益分配中发挥着重要效用,但并不是个人作为社会经济人自主权利的体现,而是受凌驾于普通公众之上的特权阶级左右着,因而也不能代表普通民众的意愿。所以在计划经济条件下,社会大众的个人利益诉求未得到满足,参与社会经济活动的积极性受损,而社会资源和利益的分配与大众基本需求脱节,无法实现最优分配,这样的社会经济效率是低下的。
主权社会里,人与人之间地位趋于平等、机会趋于均等、权利义务趋于对等,这时的社会经济形式表现为:双方的互利是目的,交换是实现互利的方式,交换的原则是保证物尽其用,互利效果的实现以双方的自由平等为前提。以个人自主权利的有效实现为基础。基于个人自主选择的结果,每个人在努力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同时又以不损害别人利益为原则,此即利己不损人。社会资源及利益的分配在个人自主权利实现的基础上得到了最优分配,社会整体效益提高。
由此可见,特权社会与主权社会经济模式及效益存在差异的深层次原因就是个人自主权利未得到体现,而这也是影响社会诚信发展的重要原因。
社会伦理道德受社会经济的影响。特权社会里道德标准的形成及内容与主权社会不同。特权社会的道德标准必然符合这一时期的社会经济形式,比如古代社会对于“士农工商”的等级划分,从而为商人带来“无商不奸”的道德定位,商人处于社会底层;古代所倡导的“仁义礼智信”和“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的道德规范是对当时社会“士大夫”的要求,而非社会大众的要求。由此可见,特权社会的道德标准,是精英阶层和特权阶级的标准,而不是普通民众的标准。这一标准的产生是由特权阶级或统治者制定,其内容以符合特权阶层的标准为原则。
同时,在道德标准的构成及内容上,旧有的道德标准将个人道德中的人格道德和经济道德(下文将对两种道德进行详述)区别对待,并做片面理解,过于侧重人格道德或者经济道德,由此造成社会普遍的道德困惑(下文详述)。主权社会道德标准的产生及内容与特权社会恰恰相反。主权社会充分尊重人的自主权利,以保障人权和产权为基础,政治上民主,经济上自由,政策、法律制度等涉及社会资源及利益分配的规则由公民充分参与,规则代表有主权的个人。在道德标准方面,将人格道德与经济道德统一,不仅提倡个人在非经济活动中努力完善自我人格以更好地融入社会,而且认可并鼓励个人在社会经济活动中通过交换实现互利。主权社会的道德建立在充分尊重个人的自主权利这一基础之上。在这种情形下,新的道德标准是依据普通大众的个人需求自发形成,以实现彼此互利为目的,以保障所有人的平等自由为原则。社会道德恰恰不是特权阶层的贡品,而是普通大众的日用品。社会诚信是基于个人自主权利的实现而自发形成的兼具人格和经济双重属性的普适性社会道德标准。
 
三、个人自主权利的实现与社会诚信的发展
因为社会诚信是基于个人自主权利的实现而自发形成的兼具人格和经济双重属性的普适性社会道德标准,下文我们将从个人自主权利的具体实现方式分析人格和经济两重属性的社会诚信的发展。
1、人格诚信和经济诚信
首先来看看人格道德和经济道德统一的问题,因为道德标准的确立和统一是我们接下来提出人格诚信和经济诚信、分析个人自主权利实现与社会诚信发展的基础。
关于人格道德和经济道德,著名学者王国乡先生在其专著《自主权利的道德界限——从经济学视角求解伦理学难题》中如此定义:个人道德中的人格道德是指人们在非经济交往中以完善自我人格、融入社会为直接目的(其终极目的是为了取得经济利益)而自觉厉行的道德行为,称为“为己爱人”的人格道德;经济道德是指人们在经济生活中以取得经济利益为目的而自觉厉行的“自利不损人”的道德行为,称为“为己互利”的经济道德。人格道德是经济道德的人格保障,经济道德是人格道德在经济行为中的实现方式。 由此可见,旧的道德标准的其中一个缺陷就在于将人格道德和经济道德人为地割裂、对立。中国孔子和西方学者(以斯密与康德为代表),只承认作为个人品德的“人格行为应当”(“仁者爱人”或“同情心”、“善良意志”或“良心”、“尊重人”或“把别人当人看”)是道德,而不承认个人在经济活动中的“经济行为应当”(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与他人合作、互利交换的行为)是道德。当代中国学者相反,只承认人们在经济关系中的“利他”或“为己利他”的“经济行为应当”是道德,而不承认体现个人美德或品德的“人格行为应当”或“良心”是道德(人为人格道德是社会经济道德的“内化”)。这种片面的道德标准作用到社会经济生活在表现为:
1)过于强化人格道德而忽视经济道德的作用和价值。长期以来,我国的重农抑商政策就是将人的道德束缚在人格道德的石柱上,而基于互利交换产生的经济道德却迟迟得不到开发和成长。统治阶级将人格道德通过媒介的宣传或借助制度性道德标准表彰等方式进行刻意渲染(如通常的宣传中所看到的各种大公无私、无私奉献、舍己救人、德高望重的典型人物或事件等),而对于个人在经济生活中通过平等互利的交换获取的财富和社会地位等不予认可。体现在社会诚信上就是每个人都在被灌输应该做“诚信”的君子,做损己利人的好事,而不应该从事彼此互利的交换,因为这让其中一方或双方都有利可图,社会上就产生了“奸恶”的好利小人,颠覆了“士大夫”和“君子”阶层制定的诚信标准。正是在这种环境下,古时候的人被束缚在农田上,商品经济得不到发展;道德是特权阶级的奢侈品,普通大众无缘消受;诚信被张贴在人格道德的高墙上,尔虞我诈在市井生活中悄然蔓延,不断侵蚀着追逐新生的虚弱的经济道德雏儿;这种社会道德标准和经济、制度环境也是造成当前社会环境中民营企业家在夹缝中“野蛮生长”的原因,他们在成长致富的过程中需要承担的所谓“道德”责任被称作“原罪”。
2)过于强化经济道德而忽视人格道德的人格保障作用。这种观点将社会道德极端理解为个人可以不择手段地获取财富,甚至不惜损人利己。于是公职人员贪污腐败、富二代炫富肇事、拜金主义盛行、生产安全、食品安全问题层出不穷,人的道德底线被层层突破,无人格道德保障的社会道德完全以满足个人私利为目的,由此带来社会的混乱和恐慌。
不合理的道德标准必然导致不良的社会后果,片面化和极端化的认知和行为折射出当前社会普遍的道德困惑。王国乡先生从经济学的角度探求社会伦理学的问题,将个人的人格道德和经济道德融合统一,对于认识和实现新时期社会道德的发展将产生巨大的作用。
道德标准具体到诚信问题上就很明确地表现为个人在非经济生活中的人格诚信(主要指诚实)和经济生活中的经济诚信(主要指信用或信誉)。二者是融合统一的,人格诚信是经济诚信的人格保障,经济诚信是人格诚信在经济生活中的实现。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已经将经济诚信进行了客观量化,比如个人在银行征信系统中的信用记录,这种经济诚信能部分反映出一个人的人格诚信状态;而通过社会的印象和评价确定的一个人的人格诚信却又往往能给这个人带来经济诚信的加分并产生经济效果,比如商业实践中人们更愿意与诚实厚道的人交易,更愿意为诚实的人提供更长时间的资金结算期限方便其经营,再比如在创业投资中,风险投资人通过评测一个人的品格来确定是否对其投资以及额度多少等,就是人格诚信在经济诚信中得以实现的良好体现。如何更好地将二者统一是推动社会诚信发展的重要内容。
其次,让我们来看看道德标准的属性及其产生问题,即道德究竟是属于社会上层建筑中的意识形态还是经济基础上的个人行为“应当”,道德标准究竟是由统治阶级或管理者制定还是由个人在社会经济生活中自发形成?王国乡先生通过仔细比较分析得出,旧的认知只肯定道德规范作为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的性质,而否定其在经济基础中的客观存在性质,违背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映经济基础”的哲学常识。 道德恰恰是存在于社会经济基础中,并在上层建筑中得以反映。而之前的错误认知恰恰是造成道德被贴上人格道德的标签束之高阁,在社会经济生活中得不到发展和利用的重要原因。既然道德存在于社会经济生活中,上层建筑中的道德只是其反映,那么就如同法律制度的产生一样,道德标准的形成应该代表社会经济生活中个人的意志,反映个人的真实需求。如前所述,旧道德标准是由特权阶级按照特权社会的标准产生方式代表少数人的意志确定的,它是特权阶层的贡品;而新的道德标准却是普通大众的日用品,是基于个人自主权利的实现而自发形成的。
具体到社会诚信问题上,诚信是每一个人在从事社会经济生活中所必须的道德要素,它的产生是由社会个人通过自主权利的实现而自发形成的,它的价值也只有在社会经济实践中才得以真正体现,其发展与进步也只有在社会市场化经济环境中才能得到充分实现。
2、个人自主权利的有效实现与社会诚信的发展
个人在社会经济生活中存在三种关系:一是互利关系,这是产生交换的前提,也是社会经济交换的目的。个人从事社会经济活动,以个人利益的最大化为目标,但前提是不得利己损人,因而如果每一个社会人在这个原则体系下行事,则彼此互利是社会经济交换的终极目标。人格和经济方面的诚信是为彼此互利服务。这种互利为目的的诚信只有在新的道德标准下才能被认可,也只有在开放自由的社会经济环境中才能够发展。
二是投资回报关系,这是创造价值的途径。社会经济活动中,每一次交换实际都包含着投资回报的意义,回报大于投资则意味着个人利益的增加,经济上如此,道德上其实也是如此。良好的诚信投资将会带来有效的价值回报,并以经济的形式反映。比如银行会给予信用记录良好的个人更为优惠的信贷服务,投资人也愿意给予一个人格上诚实的创业者更多的投资和支持。投资产生回报,这是激励人继续投资的动力。相应地,只有当一个人的诚信能够为其带来良好的回报的时候,个人的诚信才会持续完善下去。这只有在主权社会才能更好地实现,因为在特权社会,个人自主权利受限制,社会经济活动的双方地位不平等、机会不均等、权利义务不对等,受旧道德标准的局限,个人诚信的投资得不到相应的回报,对一个普通人来说,诚信的风险更大,反而不如使用小伎俩、小手段损害他人利益而获取短期利益来的实在。
三是权利义务关系,这是维系彼此地位和边界的保障。社会经济人以平等、自由为原则从事互利交换行为,其平等和自由是相对的,是以不构成对别人的特权,不影响别人的自由为原则的。这种原则和边界就需要通过法律制度以权利义务的方式来明确。法律是道德的底线,在法律制度的框架内行事就不会带来道德上的责任。主权社会的法律制度与个人道德的完善需要确保:(1)法律的制定是基于民主的,是代表社会大众而不是少数特权者的;(2)法律需要保护个人从事社会活动的资格和行为自由,主要是人权和产权法律制度的完善。法律通过强制力,要求突破他人权利边界、破坏公共秩序的人承担法律责任,从而达到平衡社会利益的目的。所以,在民主法治的社会环境中,法律保障人与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对等,彼此互不相损,个人诚信才能得到更持久的发展。
以上三种关系相互融合、相互支撑。彼此互利是目的,也是产生交换的前提;投资回报是创造价值、实现互利的途径;权利义务的平衡是完成投资回报实现互利目的的保障。在以上三种关系的基础上,我们分别从两个维度、两重保障、三种诉求和两种规范方式的角度分析个人自主权利的实现与社会诚信的发展。
社会诚信的发展是通过如下方式实现的:资格和行为,是个人实现自主权利的两个维度,资格平等、行为自由是其基本内涵;具体对应到社会经济生活中就要求保障个人的地位平等、机会均等、权利义务对等三重诉求,它主要指社会生活中没有特权,每个人都有平等的自主选择机会,个人享受的权利和承担的义务能够对等;保障这些诉求得以实现的是人权和产权法律制度,即每个人都享有完整的自由、平等人权,个人的财产(有形或无形财产)受到法律有效保护;具体规范个人自主权利的形式一方面是法律制度,即每个人的行为首先要合法,在法律的规则体系下行事,主要规范的是个人的经济诚信,即信用或信誉层面的问题,另一方面就是社会道德,每一个人的人格和行为都要接受社会道德的评价,主要调整的是个人人格层面的诚信。在这个过程中:(1)基于每一个人的自主权利实现,在平等自由的社会经济行为中产生并形成普适性的社会诚信标准;(2)人格诚信成为经济诚信的保障,经济诚信成为人格诚信在经济行为中的实现方式,人格诚信通常转化为经济诚信并带来经济上的利好效益。
四、电子商务发展与社会诚信的构建
 
1、电子商务中个人自主权利的实现
信息经济是一种虚拟经济,在虚拟社会更需要社会诚信的支撑,相比较实体经济而言,它对于个人诚信的要求更高。所以,电子商务的发展与社会诚信环境密不可分,而正是因为其重要性无可比拟,所以“诚信”被称为电子商务发展中的一座“大山”。虽然电子商务是虚拟经济,从常规的角度理解,这种经济环境和模式应该不利于社会诚信的发展,然而,仔细研究就会发现,恰恰是这种虚拟的模式和环境,一方面对社会诚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促使其不断完善;另一方面由信息经济形成的信息文明改变了传统的社会经济条件,为社会诚信的发展创造了新的条件和机遇。
信息经济的主要特征是由市场主体(自然人或法人等组织)基于信息网络平台,通过充分的自主选择进行交易,使得社会资源和利益分配达到最优,进而提高整体社会经济效益。信息经济对于个人自主权利的实现和社会诚信发展的核心价值在于,微观上,信息网络经济环境为个人自主权利的实现提供了良好的空间,进而为社会诚信的发展带来了机遇;宏观上,信息经济带来了社会经济形式的巨大改变,从而影响到社会制度、道德甚至社会文明的变革。在此我们以电子商务为信息经济的主要代表,结合以上个人自主权利的实现与社会诚信的发展的基本模型探讨电子商务的发展与社会诚信建设的关系。
首先,电子商务中的个人主体资格和行为权利。电子商务中每一个人从事交易行为的资格是平等的。每一个自然人,无论年龄、性别、民族、种族、出身、籍贯、身体健康程度、职业等,都有平等地进行网上交易(主要指买)的资格,尤其是在目前的电子商务工商管理制度下,一个人可以通过第三方交易平台作为卖家参与网络交易,这时的个人不仅仅是其作为买方的民事行为能力人,而是一个具有商事行为能力的人,且其不需要同现实社会中一样办理工商营业执照,个人的民事属性和商事属性的重叠对传统民商事法律制度带来挑战。在个人的网上交易行为方面,每一个人都可以自由地选择交易对象,并通过讨价还价确定最终的交易条件,实现交易双方的互利。
其次,电子商务中个人地位对等、机会均等、权利义务对等诉求的实现。如前所述,从事网上交易的自然人,无论年龄、性别、民族、种族、出身、籍贯、身体健康程度、职业等,都有平等地进行网上交易的资格和自由交易的行为,谁也没有特权,买卖双方都可以自主地选择交易对象,都可以自由谈判达成成交的条件即买卖合同的权利义务。
第三,电子商务中个人的人权和产权保障。人权的本质特征就是自由和平等。在网络环境下电子商务中的个人主体资格更加平等、行为更加自由,人权得到了有效的体现;同时,个人的财产,尤其是无形的财产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认可和保护。比如个人的账号、交易记录积累的信誉、虚拟的货币或装备以及个人姓名、联系方式等与个人有关的数据信息的财产属性得到一定程度的认可和保护,对于确保网络交易中个人自主权利实现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第四,电子商务中个人自主行为的制度和道德规范。电子商务中的个人行为受到相关的制度约束,这些制度的构成既包括国家的政策法律、国际公约,也包括电子商务相关的行业规范和标准,还包括电子商务实践过程中由电子商务企业和参与交易的个人自发形成的规则(如淘宝的“淘规则”),这些规则体系被成为“网规”,即网络社会的治理规则。这些制度区别于现实社会中的法律规范,具有如下特征 :(1)它是内生的、自发的,是应网络的需要而产生的,是由无数的信息经济主体在实践过程中探索出来的;(2)它的产生是自下而上的,由信息经济主体的实践创造的,区别于传统法律制度自上而下的产生模式。网规的产生一般最先由企业等社会经济主体在实践中提出并不断修改,随后被不断推广适用,进而通过行业组织确认为行业标准和规范,最后由行业组织协调管理机构参照该标准和规范制定出法规;(3)它的产生与执行是协商的、自治的,因为它是在自由、平等的信息经济环境中以民主的方式产生的,它的修正、废止、更新也一般通过民主的途径去实现;(4)它是集约化的,是由诸多不同规范集成的,其规范内容不局限于某一具体的部门和领域划分,而是涉及到信息的发出、传输、接收全部过程。同时,电子商务中的个人行为也受到社会道德的约束,具体表现为买卖双方的相互评价、在网络环境中的口碑传播等方面,比如淘宝交易双方可以互评,交易完成后买方可以对交易行为及产品进行评价(一般分为好中差),评价结果可以被其他买家及时查看到,从而对卖家进行有效的约束,促使卖家为获得更多的好评,积累更高的信誉而诚实为人、诚信交易。
2、电子商务与社会诚信的发展
电子商务对于社会诚信发展的重要贡献就在于,第一,它将个人的人格诚信和经济诚信实现了有效的统一,即人格诚信是经济诚信的保障,经济诚信是人格诚信在经济行为中的实现方式,第二,基于人格诚信和经济诚信的结合而建立的电子商务诚信评价机制为信息经济时代新的社会诚信体系的确立提供了经验。
电子商务中的人格诚信主要是指个人在非交易层面方面表现出的诚实、可靠、信守承诺等品格,经济诚信主要是指个人在交易过程中所产生的可量化的良好信用(或信誉)。由于电子商务这种信息化、透明化的模式让信息更加透明、传播更加及时,而这大大有利于电子商务交易中信用评价机制的建立。比如在电子商务交易中对于卖家的信用评价机制,这其中既包括了对其个人是否诚实、信守承诺等人格层面的评价,也包括了对其个人信用(或信誉)状况等经济层面的评价。在卖家的信用等级上,反映的不仅仅是卖家的为人如何,同时也反映出了卖家在经济活动中的信用如何,买家对卖家给出的评级虽然没有区分人格和经济诚信,但却是买家对卖家综合诚信水平的一个加权评分,其评价结果直接反映到卖家的经济诚信度上,并为卖家带来直接的经济效益,比如(1)买家更愿意选择信誉度高的卖家进行交易;(2)卖家积累的高信誉度为其在未来获得更多的资本、服务等经营便利创造了条件(比如阿里巴巴为信誉好的卖家提供无抵押、无担保的纯信用贷款服务)。这一结果恰恰很好地说明了个人人格道德和经济道德的统一,即人格道德是经济道德的人格保障,经济道德是人格道德在经济行为中的实现方式。
电子商务诚信评价机制的确立不仅有效实现了人格诚信和经济诚信的融合统一,还为信息时代新型的社会诚信体系的形成提供了经验。电子商务诚信评价机制首先在于认可了个人在电子商务交易过程中互利关系、投资回报关系、权利义务关系的价值,确保了法律规定在权利义务框架下以投资回报的方式实现互利交换。其次在于其形成的自发性,它是由交易双方在实际的交易过程中通过交易者的评价和交易服务平台的整合而自发形成的,它不是凌驾于网络交易行为之外的一种外生的诚信制度。因而它是根植于网络交易经济基础的。 这种自发形成的诚信规则恰恰是建立在网络经济环境中个人自主权利的充分实现基础之上的,只有在一个相对平等自由的经济环境中,基于每一个人的自主权利实现而形成兼具人格和经济双重属性的普适性社会诚信标准,才能持续有效地规范和约束个人的行为,推动社会诚信向前发展。以电子商务为代表的信息经济为这种机制的形成创造了条件。
社会诚信的发展依赖于社会经济和制度条件,而个人自主权利的有效实现是实现社会诚信发展的基础。信息社会的出现带来了社会经济和制度的变革,也带来了社会文明的剧变。信息社会的商业文明相对于工业社会而言是一种新商业文明,这种文明下所包含的开放、透明、分享和责任等内容恰恰是权利自主、经济自由、社会诚信的基本要求。新商业文明的出现将为社会诚信的发展带来新的机遇。
 
 
 
 
参考文献:
[1] 王国乡著《自主权利的道德界限——从经济学视角求解伦理学难题》,世界图书出版社2010年版
[2] 阿里巴巴集团研究中心、中国电子商务法律网《新商业文明的治理规则——2010年网规发展研究报告》
[3] 冯仑著《野蛮生长》,中信出版社2007年版
刘德良著《网络时代的民法学问题》,王利民主编《中青年民商法文丛》,人民法院
 

--------------------------------------------------------

上一篇:电子商务中的消费者保护与交易规范

下一篇:对电商征税的深度思考

网上交易保障中心 权亚律师事务所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网规研究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知识产权声明 | 咨询验证

本网站协办单位和独家合作律师事务所:权亚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0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德法智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86-10-65518450  传真:86-10-65518451  邮件:deofar#vip.sina.com

京ICP证060008号 京ICP备1104121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772号     

设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