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子商务法律网
案 例 > 案例评述 > 

案例评述

谈著作权侵权案件中对于权属的认定

作者: | 来源:《审判前沿》 | 发布时间:2009-02-02



——广东杰盛唱片有限公司诉广东星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侵犯录音制作者权案纠纷案法律问题分析

□张雪松

一、据以研究的案例

广东杰盛唱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盛公司)诉称,其与案外人世纪星碟公司签订协议书,获得世纪星碟公司投资制作并由其旗下表演者“女子十二乐坊”表演的《“女子十二乐坊”日本制作专辑》的全部录音制作者权。被告星文公司复制、发行的《女子十二乐坊》专辑中,使用了原告拥有全部录音制作者权的15首音乐作品,侵犯了原告的录音制作者权。为证明其享有权利,原告提交了自己与世纪星碟公司签订的《协议书》以及发行的《女子十二乐坊》专辑。

被告广东星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简称星文公司)辩称,自己是根据案外人环球公司提供的《女子十二乐坊——BEAUTIFUL ENERGY》母带进行复制、发行的,故没有侵权行为,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为证明自己的权利来源,星文公司在一审开庭后向法院寄交了三份材料的复印件:一是环球公司出具的《授权确认书》;二是案外人日本普拉提亚株式会社与世纪星碟公司签订的《专属合同书》,证明被告专辑乐曲的录音制作者权最早属于普拉提亚株式会社;三是日本普拉提亚株式会社与环球公司签订的《协议书》,证明环球公司的录音制作者权是普拉提亚株式会社授予的。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专辑中的15首乐曲的录音版本系同一音源,被告星文公司为证明其经过合法授权的材料并无原件,且作为境外形成的材料,并无公证认证手续,因此这三份材料不能作为证据使用。而且,从上述材料的内容考察也不能认定被告星文公司有权使用涉案15首乐曲的录音版本。据此,一审判决被告侵权成立。被告星文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补充审理查明,案外人普拉提亚株式会社在外地法院已起诉了本案的原告杰盛公司侵犯录音制作者权,而两案涉及到同一版本的乐曲,二审法院据此中止了诉讼。最终,外地法院认定普拉提亚株式会社根据与世纪星碟公司签订的《专属合同书》享有涉案乐曲的录音制作者权,世纪星碟公司单方授权杰盛公司系无权处分,因此杰盛公司并不享有涉案乐曲的录音制作者权。二审法院根据外地法院的生效判决,做出终审判决:驳回原告杰盛公司的诉讼请求。

二、相关法律问题分析

在著作权侵权案件中,原告是否享有著作权或邻接权,既是原告首先要证明的事实,也是法院必须查明的事实。而在不少案件中,被告提出权属抗辩,已经成为常用的诉讼技巧,甚至是“杀手锏”。有时,侵权诉讼实际演变为权属之争。这在本案中即得到了充分体现。

在著作权侵权审判实践中,根据被告提出的权属抗辩的具体内容,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三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你无权”,即被告认为原告提交的证明其享有著作权的证据不足,例如,认为原告提交的著作权授权合同不具有真实性,署笔名和未署名的作品不能证明是原告的作品。第二种情况是“他有权”,即被告认为涉案的作品的著作权应当属于案外人,例如,涉案作品属于职务作品而不属于原告个人,涉案作品是未约定权属的委托作品因此权利不属于作为委托人的原告,原告指控抄袭的部分也是抄袭他人的。第三种情况是“我有权”,即被告主张自己对涉案作品享有著作权,由此在原被告之间针对同一作品的同一权利形成了争议。上述的《女子十二乐坊》音乐录音制作者权案即属于第三种情况。

知识产权案件中关于权利归属的认定往往比较复杂,而著作权与专利权、商标权相比,似乎更难一筹。原因在于:一是作品的种类繁多,尤其是合作作品、演绎作品、职务作品、委托作品、电影作品等,使著作权的归属认定在“先天”上就存在难度;二是著作权自作品创作完成之日起产生,而无需行政机关的授权并公示,著作权的转让或许可也无专利权、商标权那样的备案公示程序,这就给著作权归属的认定增加了“后天”的缺陷;三是从审判实践来看,虽然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是明确的,但不同的法院和法官可能在权属认定的标准上也存在不同尺度。

下面,结合本案及审判实践就如何准确认定著作权的归属谈几点看法:

第一,对原告关于权属的举证责任不能要求过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在审判实践中,如果原告提供了上述证据,就可以初步证明其享有著作权,尽到了举证责任,对方当事人提出异议的,由对方当事人举证证明。按照这一原则,在《女子十二乐坊》侵犯录音制作者权一案中,一审法院初步认定原告杰盛公司享有录音制作者权是无可厚非的,因为原告提交了其与案外人世纪星碟公司签订的《协议书》,在该《协议书》中,世纪星碟公司“保证对上述录音制品内容拥有全部的录音制作者的权利”,加之“女子十二乐坊”是世纪星碟公司旗下的表演组合,因此,一审法院通过上述证据认定了原告杰盛公司享有对涉案乐曲的录音制作者权。这符合民事证据规则、最高法院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也符合著作权审判实践中有关权属证明的一般要求。再以实践中常见的摄影作品著作权归属为例,在一起案件中法院认为,“原告提交的涉案两幅作品的清晰的正片和大容量、高分辨率的电子文件,且中国人体摄影年鉴编辑委员会曾在摄影展中展出过涉案两幅作品,应确认原告是两幅摄影作品的著作权人。”在另一起案件中法院认为:“原告为证明其为5张涉讼数码照片的作者,向本院提供了其个人网站注册登记证书,经公证的发表在个人网页上的5张数码照片,及其摄影作品转录光盘,鉴于数码照片的形成特性,本院认定原告完成了相对举证证明责任,原告即为5张涉讼数码摄影作品的作者。”应当说,法院坚持初步证明原则,符合作品创作的特点,以利于保护著作权人的利益,在实践中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第二,应坚持“综合审查”认定著作权的归属。首先,要结合被告抗辩的具体内容进行审查。如前面所述,在被告主张“你无权”的情况下,一般多是认为原告的证据不充分,或者就是一种诉讼技巧而提出,对此,可以比较容易地认定权利归属。在被告主张“他有权”时,案件事实往往比较复杂,因为会涉及到案外人,这时应当适当加大原告的举证责任,甚至可以追加第三人参加诉讼以查明案件事实。在被告主张“我有权”的情况下,就要更加慎重,既要审查原告的权属证据,更要审查被告的权属证据,同时要对二者在时间、内容等方面进行比较,不能轻易下判。在《女子十二乐坊》侵犯录音制作者权一案中,如果一审法院能够进一步要求被告提交证据的原件,并慎重地对最重要的证据之一《专属合同书》进行审查,就不会在认定事实上出现失误。其次,要结合作品的具体情况进行审查。作品的种类繁多,作品有长有短、价值有高有低,既有投资数亿的电影巨制,也有寥寥数百字的“小豆腐块”。对此,必须结合司法解释列举的各种权属证据分别考量。例如,对于数十万字的小说,如果能够提交原稿,即可作为重要的直接证据;而对于“小豆腐块”来说,提交的原稿可能就难以采信。最后,要结合作品的具体使用方式进行审查。原稿、合同、出版物等固然重要,但如果结合作品的具体使用方式却可以更准确地认定权利归属,这一点,对于作品的商业化使用显得尤为重要。例如,某侵犯美术作品著作权案件中,原告餐馆起诉被告餐馆,未经许可使用原告店招上的书法作品,构成对原告对该作品专有使用权的侵犯,同时提交了书法作品的作者出具的将该作品的“全部著作财产权”授予原告行使的声明。一审法院认为,该作者的证言并不能证明原告对该美术作品享有专有使用权,原告主张著作权的证据不足。而二审法院认为,作者已经声明该授权是专有的,同时,结合该作品内容的特定性以及原告对该作品使用的时间,已经足以证明原告享有了对该作品的专有使用权。笔者认为,二审法院的判决是正确的。

第三,要注意查明原告著作权的权利范围。由于著作权人可以将自己享有的著作权转让给他人,或者许可他人行使,因此,查明原告主张的某项权利的权利范围,是确定著作权归属的应有之义,也是审理侵权案件中应当特别注意的一点。对于著作权的被许可人而言,必须查明其许可使用的权利种类、是专有使用权还是非专有使用权、许可使用的地域范围和期间等。同时,实践中的一个难点是,有时著作权人实际已将某项权利转让给他人,其明知或者应知自己已经没有该项权利,而仍提起诉讼请求赔偿。对此,法官可在案件审理中,对原告作品的许可和使用情况进行必要的调查询问,从而以利于权属的准确认定。

作者单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
电话:85268426   13641315833


--------------------------------------------------------

上一篇:商标侵权的判定及法律适用

下一篇:擅自使用他人名称为连锁店冠名宣传构成侵犯名称权

网上交易保障中心 权亚律师事务所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网规研究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知识产权声明 | 咨询验证

本网站协办单位和独家合作律师事务所:权亚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0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德法智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86-10-65518450  传真:86-10-65518451

京ICP证060008号 京ICP备1104121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772号     

设计服务: